说啥呢听不见

周叶 仙流 其他杂食

周叶小甜饼 红灯停

写个中篇写得抓心挠肝,

赶紧来个甜饼缓一缓……

秋弟弟加油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周泽楷其实是个路怒族。

每次开车遇到加塞啦,急刹啊,红灯啊,对面车开着远光灯啊,他都恨不得跳起来给人家来个七十五级大招连发,扫射到他们下回老老实实上路为止。

当然也就是心里想想,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他连开窗给人竖个中指的权力都没有……

其实他路怒的时候,边上的人还是看得出来他在生闷气的,虽然他平时也不说话,但是至少他的嘴角都还是挂着笑的呀?

但是这一路怒起来,他上场比赛的那种压迫感就出来了~不,上场比赛也没那么大压迫感啊……场上他可也是用实力说话,不会生气的啊……

轮回作为一支队长吹的团队,对自己的队长的这个毛病也给予了最大程度的包容。

谁还没个毛病咋滴?

总之坐他的车就老老实实不要说话就对了嘛……

不过……自从叶修跟他在一起以后,这个路怒症好像治好了?

江波涛作为周泽楷的翻译官,是第一个察觉到这一点的人。

某次周泽楷顺道把他送回家的路上,一辆电瓶车猛冲出来,周泽楷一个急刹车,江波涛差点没贴到前窗玻璃上去……

这回饶是江波涛没有路怒症的人,恨恨地开窗骂了一句:“疯了吧你!”

电瓶车见人气势汹汹,又是豪车,知道不好惹,就也没说话赶紧转身就跑了。

江波涛骂骂咧咧地关上了车窗,转身见自家路怒症患者队长却纹风不动,甚至嘴角依然带着丝微笑。

“哟,小周你可真是好脾气。”江波涛忍不住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周泽楷挂上档位,继续往前慢慢开着。

“以前你可是特别讨厌这种电瓶车呢?”江波涛试探着问。

“呵呵。”周泽楷但笑不语。

江波涛见他不肯说,便也不问了。

直到有一天,他跟他一个在交警队上班的朋友吃饭,吃完饭以后他就……

炸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轮回的正副队长进行了一次长达两小时的谈话,所有队员蠢蠢欲动地扒着窗户,门缝,奈何隔音效果实在太好,一个字都没听见。

当天下午,轮回的经理紧急召集公关团队,开了一下午会。

队员们在一起面面相觑,然后又在副队长的注目下老老实实地进行着训练。

就连周泽楷,也老老实实的坐着训练,不过看起来似乎……还有点委屈?

总觉得这是有大事发生了啊……

大家心里默默地想着。

晚上,周泽楷回到家的时候叶修正在跟什么人打电话,有一搭没一搭的,见他回来了抬了抬另外一只夹着烟的手。

照以往的话,这种情况下周泽楷会乖乖地收拾一下东西,然后开始做个饭什么的,可是今天……他把包一丢,接过叶修的烟,掐灭,然后直接熊抱了上去。

这是……怎么了?

叶修三两下打发了电话里的叶秋,拍拍小情人的背:“小周?怎么了?”

“呜……”发出了大型犬的呜咽声也是够了……这娇撒得……

撒得叶修心都化了。

“怎么?谁给我们枪王气受了?老公给你去找回场子!”

周泽楷摇摇头。

“你这不对啊,有啥就说,别憋着……”

“是老婆。”周泽楷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。

“你这找的是什么重点……”叶修拿头去摩挲了一下肩膀上淡金色的脑袋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被拍了。”言简意赅,枪王特色。

“我们?”叶修愣了愣,“我们最近……没一起出去过吧? ”

“车里……”

“咳”叶修默默地挠了挠头,“哪家拍到的?公关一下?”

周泽楷摇摇头:“交警……”

“哦……那没什么啊,他们又不能公开我们的影像资料的,随他。”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。

“公司……”周泽楷欲言又止。

“哟,轮回不高兴啦?”叶修把手搭到周泽楷肩膀上,闲闲地看着他,“那下回等红灯的时候别来拉哥的手,满大街的摄像头可看着呢~”

“不要!”周泽楷想想就觉得受不了,一秒拒绝。

“不要?”叶修又放了一只手,虚虚得搂住他的腰,笑道,“那……被电瓶车,远光灯逼停了,就别跟我说求安慰。”

周泽楷俯下几厘米,准确找到了平时安慰他的部位,放自己的唇舌在对方的唇上轻轻舔舐,撬开牙关,舌尖纠缠……

“唔……不安慰,不行……”他迷迷糊糊得说。

“我还没说完呢,”叶修双手托着这张美好的脸,阻止他再深入,却挑了挑眉道,“还有,万一堵车了,手可千万不要乱伸到我这………”

“不行!”周泽楷这下五官都皱到一块儿了,“我们公开吧!”

“呃……”叶修这下傻眼,“别闹,说好了等你退役的。”

“不公开,你要给摸!”周泽楷理直气壮地说。

“嘿,你个小流氓,”叶修乐了,抬嘴又在他的唇上嘬了一口,“这不是你们轮回有意见嘛,又不是我不给你揩油。”

“唔……难道要退役?”周泽楷想了想道。

“退什么役啊?你正当打好吗?”叶修揪了揪他的脸,“我可是在联盟待了十年的人,你起码还有三四年吧!”

“嗯,那就继续,不管他们!”周泽楷总结道。

“万一被交警有心把视频卖给媒体……”叶修其实也不是傻,孰轻孰重还是分得清的。

“这样犯法,”周泽楷咬牙切齿得说,“敢卖我就告他们!”

“那不是你们轮回有意见么,怎么交代?”叶修挑眉看着他。

“除了退役,其他随便。”周泽楷想了想,觉得也没什么好办法了。

叶修也努力想了想:“还是坑一下我弟好了。”

“叶秋……有办法?”周泽楷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。

“嘿,养弟千日,用在一时,他会开心的。”

“嗯!”周泽楷大力点头。

“别急,你们轮回就没点啥动作?”叶修想了想又问,“这消息哪里来的?总有个人先透露的这事儿吧?”

“小江……的朋友说的……”周泽楷想了想说,“公司叫了公关团队,已经去交警队公关了。”

“哦,那不能拿小江的朋友开刀,影响团结。”叶修说,“公关团队啊……交警队吃的还真不是这一套。”

“那……叶秋?”

“啧,你看看,我们亲个嘴儿得惊动多少人。”叶修拿着手机似笑非笑地说。

“我……忍不住……”周泽楷挠了挠头,还是把叶修搂过来嘴了一口,“你是不是怪我……”

“怪你吗?”叶修拿额头轻轻抵了抵他的,道,“其实……我也……忍不住。”


End

评论(1)

热度(57)